搜索
                  搜索
                  2

                  2

                  1

                  1

                  /
                  /
                  /
                  最高法院:放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否損害建筑工人利益在破產案件的認定

                  法制建設

                  資訊分類

                  最高法院:放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否損害建筑工人利益在破產案件的認定

                  • 分類:法律資訊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3-22 20:10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最高法院:放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否損害建筑工人利益在破產案件的認定

                  【概要描述】

                  • 分類:法律資訊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3-22 20:10
                  • 訪問量:
                  詳情

                  最高放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否損害建筑工人利益在破產案件的認定

                    裁判文書: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終1951號民事判決

                    裁判時間:2020年3月24日

                    案例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摘選整理:張國印建設工程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蘇州市鳳凰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

                  原審第三人: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

                  最高院裁判意見摘選: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爭議焦點在于案涉《承諾書》的效力問題,具體包括三個方面:1.《承諾書》是否為附生效條件的協議;2.承包人是否可以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如果可以放棄,本案中蘇州鳳凰公司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承諾是否因損害建筑工人利益而無效;3.《承諾書》第三條的性質和效力,蘇州鳳凰公司是否需以債的加入的形式承擔相應責任。

                  關于本案爭議焦點的第一個方面,金瑞公司與浦發銀行福州分行簽訂的《房地產開發項目貸款合同》已明確約定,合同項下貸款的具體用途為金瑞商業廣場項目建設需要,結合該事實及《承諾書》相關內容可知,作為案涉工程項目的承包人,蘇州鳳凰公司以該款項用于案涉工程項目建設為前提而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才具有合理性。尤其是《承諾書》中“鑒于”條款第四條“發包人或借款人順利的獲得上述貸款與我單位具有利害關系”之約定,恰可印證此點。故一審法院認定《承諾書》附生效條件且所附條件為“浦發銀行福州分行依約發放貸款給金瑞商業廣場項目建設”,并無不當。

                  而關于《承諾書》所附條件是否成就,基于目前在案證據,尚難以對此節事實形成確定的心證。但即便該條件已成就,華融福建省分公司的訴訟主張能否成立,仍取決于本案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條款是否有效,既爭議焦點的第二個方面。

                  關于本案爭議焦點的第二個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賦予承包人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重要目的在于保護建筑工人的利益。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雖作為一種法定的優先權,但現行法律并未禁止放棄或限制該項優先權,且基于私法自治之原則,民事主體可依法對其享有的民事權利進行處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三條規定“發包人與承包人約定放棄或者限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損害建筑工人利益,發包人根據該約定主張承包人不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該條款包含兩層意思,一是承包人與發包人有權約定放棄或者限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二是約定放棄或者限制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得損害建筑工人利益。涉案《承諾書》雖系作為承包人的蘇州鳳凰公司向作為發包人債權人的浦發銀行福州分行作出,而非直接向發包人金瑞公司作出,但《承諾書》的核心內容是蘇州鳳凰公司處分了己方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且《承諾書》以浦發銀行福州分行依約發放貸款給作為發包人的金瑞公司用于金瑞商業廣場項目建設為所附條件,則判斷蘇州鳳凰公司該意思表示、處分行為的效力必然仍要遵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三條的立法精神,即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放棄或者限制,不得損害建筑工人利益。

                  本案中,尚無證據顯示蘇州鳳凰公司出具的《承諾書》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合同無效的法定情形,但華融福建省分公司的訴訟主張能否得到支持,仍要討論蘇州鳳凰公司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承諾,是否客觀上產生了損害建筑工人利益的后果。就本案而言,金瑞公司在蘇州鳳凰公司就金瑞商業廣場項目施工后并未支付工程款以至雙方涉訴。政府部門亦于2014年1月間為蘇州鳳凰公司墊付建筑工人工資1300萬元。金瑞公司與蘇州鳳凰公司雖于2014年7月16日在法院組織下達成調解協議,金瑞公司同意向蘇州鳳凰公司支付工程款126561566元,并同意該款項在蘇州鳳凰公司施工的金瑞商業廣場工程范圍內優先受償,且蘇州鳳凰公司應在收到前述工程款后償還政府部門墊付款項。但直到2018年7月27日福建省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執行分配方案,蘇州鳳凰公司在調解書中確定的工程價款通過行使優先受償權僅實際獲得分配68939365元。后經法院裁定,蘇州鳳凰公司亦進入破產清算程序。以上事實足以說明,在本案中,若還允許蘇州鳳凰公司基于意思自治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必然使其整體清償能力惡化影響正常支付建筑工人工資,從而導致侵犯建筑工人利益。華融福建省分公司雖主張政府部門墊付的建筑工人工資已經通過執行款項得到了受償,但是蘇州鳳凰公司取得相應執行款正是其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結果。一審法院認定《承諾書》中蘇州鳳凰公司放棄優先受償權的相關條款因損害建筑工人利益而無效,并無錯誤。

                  關于爭議焦點的第三個方面。于本案而言,從文字表述上來看,《承諾書》第三條是在不履行放棄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情況下,基于優先受償權取得的內容無條件歸屬華融福建省分公司,以優先權取得的內容抵償金瑞公司的債務,而非蘇州鳳凰公司直接承擔金瑞公司的債務,與債務加入的形式具有區別。從體系上看,《承諾書》第三條與第一條在邏輯上聯系緊密,若無蘇州鳳凰公司首先于第一條作出承諾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便不可能單獨產生若其行使優先受償權則所受償內容無條件歸屬華融福建省分公司的約定。此外,從實體效果上看,《承諾書》第三條約定,蘇州鳳凰公司若行使優先受償權,則其所得價款或建筑物本身應無條件歸華融福建省分公司所有。這一實體效果與蘇州鳳凰公司于《承諾書》第一條承諾的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沒有本質差異。第三條仍然是以優先受償權獲得內容向華融福建省分公司支付,基于本案客觀情況,仍會導致蘇州鳳凰公司的責任財產減少,從而產生損害建筑工人利益的后果。則將《承諾書》第三條理解為在蘇州鳳凰公司不履行第一條情況下的違約責任承擔方式更符合《承諾書》約定本意,與第一條密切相關。華融福建省分公司上訴主張《承諾書》第三條是獨立條款,是蘇州鳳凰公司以債務加入的法律關系承擔債務,不否定蘇州鳳凰公司優先權且不因第一條無效而無效的上訴主張缺乏充分理據支撐,本院二審不予采納。

                  (審判長:尹穎舜  審判員:張愛珍 審判員:肖峰)

                   

                  相關企業下載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 返回頂部
                  這是描述信息

                   建品質世界  筑長青基業 

                  贛ICP備12005060號  版權所有:江西建工集團  后臺管理
                  地址:中國.江西.南昌市北京東路956號 郵編:330029 電話:0791-86224205 傳真:0791-86212574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昌

                  小sao货的yin荡日子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