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2

                  2

                  1

                  1

                  /
                  /
                  /
                  指導案例141號:支某1等訴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

                  法制建設

                  資訊分類

                  指導案例141號:支某1等訴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

                  • 分類:理論探討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2-23 09:04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指導案例141號:支某1等訴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

                  【概要描述】

                  • 分類:理論探討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2-23 09:04
                  • 訪問量:
                  詳情

                  指導案例141號

                  支某1等訴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0年10月9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生命權糾紛/公共場所/安全保障義務

                  裁判要點

                  消力池屬于禁止公眾進入的水利工程設施,不屬于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規定的“公共場所”。消力池的管理人和所有人采取了合理的安全提示和防護措施,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擅自進入造成自身損害,請求管理人和所有人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37條第1款

                  基本案情

                  2017年1月16日,北京市公安局豐臺分局盧溝橋派出所接李某某110報警,稱支某3外出遛狗未歸,懷疑支某3掉在冰里了。接警后該所民警趕到現場開展查找工作,于當晚在永定河攔河閘自西向東第二閘門前消力池內發現一男子死亡,經家屬確認為支某3。發現死者時永定河攔河閘南側消力池內池水表面結冰,冰面高度與消力池池壁邊緣基本持平,消力池外河道無水。北京市公安局豐臺分局于2017年1月20日出具關于支某3死亡的調查結論(豐公治亡查字〔2017〕第021號),主要內容為:經過(現場勘察、法醫鑒定、走訪群眾等)工作,根據所獲證據,得出如下結論:一、該人系符合溺亡死亡;二、該人死亡不屬于刑事案件。支某3家屬對死因無異議。支某3遺體被發現的地點為永定河攔河閘下游方向閘西側消力池,消力池系盧溝橋分洪樞紐水利工程(攔河閘)的組成部分。永定河盧溝橋分洪樞紐工程的日常管理、維護和運行由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負責。北京市水務局稱事發地點周邊安裝了防護欄桿,在多處醒目位置設置了多個警示標牌,標牌注明管理單位為“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支某3的父母支某1、馬某某,妻子李某某和女兒支某2向法院起訴,請求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28日作出(2018)京0106民初2975號民事判決:駁回支某1等四人的全部訴訟請求。宣判后,支某1等四人提出上訴。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23日作出(2019)京02民終4755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本案主要爭議在于支某3溺亡事故發生地點的查實、相應管理機關的確定,以及該管理機關是否應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主要事實和法律爭議認定如下:

                  一、關于支某3的死亡地點及管理機關的事實認定。首先,從死亡原因上看,公安機關經鑒定認定支某3死因系因溺水導致;從事故現場上看,支某3遺體發現地點為永定河攔河閘前消力池。根據受理支某3失蹤查找的公安機關派出所出具工作記錄可認定支某3溺亡地點為永定河攔河閘南側的消力池內。其次,關于消力池的管理機關?,F已查明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為永定河攔河閘的管理機關,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對此亦予以認可,并明確確認消力池屬于其管轄范圍,據此認定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系支某3溺亡地點的管理責任方。鑒于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系依法成立的事業單位,依法可獨立承擔相應民事責任,故北京市水務局、北京市豐臺區水務局、北京市豐臺區永定河管理所均非本案的適格被告,支某1等四人要求該三被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主張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二、關于管理機關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是否應承擔侵權責任的認定。首先,本案并不適用侵權責任法中安全保障義務條款。安全保障義務所保護的人與義務人之間常常存在較為緊密的關系,包括締約磋商關系、合同法律關系等,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行為是負有安全保障義務的人由于沒有履行合理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而實施的侵權行為。根據查明的事實,支某3溺亡地點位于永定河攔河閘側面消力池。從性質上看,消力池系永定河攔河閘的一部分,屬于水利工程設施的范疇,并非對外開放的冰場;從位置上來看,消力池位于攔河閘下方的永定河河道的中間處;從抵達路徑來看,抵達消力池的正常路徑,需要從永定河的沿河河堤下樓梯到達河道,再從永定河河道步行至攔河閘下方,因此無論是消力池的性質、消力池所處位置還是抵達消力池的路徑而言,均難以認定消力池屬于公共場所。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也不是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故支某1等四人上訴主張四被上訴人未盡安全保障義務,與法相悖。其次,從侵權責任的構成上看,一方主張承擔侵權責任,應就另一方存在違法行為、主觀過錯、損害后果且違法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具有因果關系等侵權責任構成要件承擔舉證責任。永定河道并非正常的活動、通行場所,依據一般常識即可知無論是進入河道或進入冰面的行為,均容易發生危及人身的危險,此類對危險后果的預見性,不需要專業知識就可知曉。支某3在明知進入河道、冰面行走存在風險的情況下,仍進入該區域并導致自身溺亡,其主觀上符合過于自信的過失,應自行承擔相應的損害后果。成年人應當是自身安危的第一責任人,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國家相關機構的無時無刻的提醒之下,戶外活動應趨利避害,不隨意進入非群眾活動場所是每一個公民應自覺遵守的行為規范。綜上,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對支某3的死亡發生無過錯,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在此需要指出,因支某3意外溺亡,造成支某1、馬某某老年喪子、支某2年幼喪父,其家庭境遇令人同情,法院對此予以理解,但是賠償的責任方是否構成侵權則需法律上嚴格界定及證據上的支持,不能以情感或結果責任主義為導向將損失交由不構成侵權的他方承擔。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邢述華、唐季怡、陳光旭)

                  相關企業下載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 返回頂部
                  這是描述信息

                   建品質世界  筑長青基業 

                  贛ICP備12005060號  版權所有:江西建工集團  后臺管理
                  地址:中國.江西.南昌市北京東路956號 郵編:330029 電話:0791-86224205 傳真:0791-86212574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昌

                  小sao货的yin荡日子np